有梦,有爱,有远方

情感日志
美文 2021-01-2619

  虽然是夏季,北方的早晨却不像南方那般的温热,尤其是地处青藏高原和内蒙古高原夹缝中的甘肃,或许是因为狭管效应,又或许是真的冷。

  一阵风凉飕飕的吹过。

  开学季应该是秋季了,对,是秋季,天真的凉了。

  不久,他回来了,走到我跟前,什么也没说,从破旧的裤子口袋里掏出钱递给我说,在学校里吃饱喝好,把东西拿全了,不要丢三落四的,以前上学有赶集去的人可以给你捎过去,现在远了捎不到了,我就不送了,路上自己小心点,我去上班了。

  那次,谁也没去送我,当然也是我的请求,这样的别离从我上学以来有过无数次,从十岁开始自己住校做饭,孤单对我而言已经不再是挑战,甚至想到自己如何去挑衅孤单。在车站有好多人,看着他们依依不舍的和家人告别。在我看来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好儿女志在四方。是的,好儿女志在四方,不知道怎么了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假装抬头想把眼泪趁昂起头的瞬间挤进去,可能是因为泪腺太过于旺盛,失败了,终于我是哭着走了。

  出门前照照镜子,以保证给别人一个神清气爽的感觉,整理好的发型,一出门全都变了样。听说北方的风是一年刮两次,一次刮半年,华北平原本身具有吸附风的作用,它的平坦有利于太平洋海风的长驱直入,虽然带有夸张成分,大抵也无可非议,可能是因为风的原因吧,天是真的冷了。这一路这一走就是半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电话内容无非就是你吃饭了没有,在上班吗?爸爸同样也是吃饭了吗,下课了吗?嗯,好的,那你好好上课,认真听讲,好好学习,这些话是我们之间老生常谈的话,耳朵都起茧了。而我也是那您上班注意安全,吃好一点儿,注意身体,通常这样已经接近尾声了。在电话两边安静了几秒后,爸爸说:好几天没有听到你的声音,有点想你了。我始终没有说出我也想您或爱您之类的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爸爸说这样的话,想我是真的,更多的是爸爸真的老了,隐藏情感的能力也随着年纪的日益增长而退化。

  风夹着寒意掠过,裹了裹衣裳,使原本不长的脖子瞬间消失,形象就是从肩直接过渡到头,猥琐到全然一副流浪狗的样子,看来天真的很冷了。

  可能是因为长大的原因,也可能是成熟了,现在越来越理解了以前的他为什么让我从十岁就去过一个人的生活,在男女不平等迂腐的下里巴人眼里,我是最应该出去挣钱的年龄,相反,我不仅没有去打工赚钱,并且成了村里少有的大学生。

  忘记了他的疲倦,忘记了他的神情,忘记了他的些许落寞,只记得那天早上很凉,不对,是冷,很冷。

上一篇:我为什么爱跑马

下一篇:我怕不努力,就再也不懂你的世界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