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非黑白

情感日志
美文 2021-01-2612

  二十四岁的那年秋天,苏沐正因不愿服从广电领导对他那档青春故事类广播节目的改版,于是便干脆利落地从这家电台辞了职。

  正因他的节目很受听众欢迎的缘故,因此台里的领导还是做出了挽留,他们也做出了妥协,比如升职加薪什么的。

  “你会后悔的。”他记得当初那个带他的师傅撕扯着嗓子恨铁不成钢地向他吼道。苏沐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离开单位之后,他又找了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每一天清晨六点就开始倒地铁,几乎要晚上九点才能踏进家门,日复一日累得像狗一样,但是他还是不曾后悔过,亦或是,不愿后悔。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这孩子的情景,扎着双马尾,穿着江河高中的校服,声音嘶哑地问他要杯苹果汽水。

  苏沐心里乱七八糟的:“天,这样这个熊孩子都能认出来。”但为了维持难得的偶像光环,他还是故作镇定地回答:“是啊。”其实心里早就美得找不着北了。

  苏沐一向都会很个性,这样偌大又繁华的城市似乎很少看得到白昼,那里似乎一向被黑夜笼罩着,但这儿的人们却都习以为常按部就班地生活着,从不会觉得有任何的疑义,除非生命终结,否则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他们的生活轨迹。

  “喏,你能够把这个喂给它们吃。”北辰递给了苏沐一条面包,扑闪着眼睛一脸的期许。

  两个人并排坐在石板上,原本陌生的彼此也在闲聊中渐渐熟络了起来。

  从北辰的口中苏沐了解到有关于她的一些事情,包括为了听他的广播剧在课上偷偷用手机听他的电台节目,被老师发现后果断地找来了家长,最后赌气地跟老师发誓说如果以后的考试名次不进年组前十就誓不为人,说到这儿,北辰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苏沐也对这段历史忍俊不禁。“想想那时候也真是傻,但是为了兑现诺言,我还真是花了好大的一番心思来读书呢,还好,最后没有食言,我顾北辰嘛,可不是个喜爱爽约的'人。”她嘴角展露出了狡黠的笑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但是好像大家都习惯了吧。”北辰低头拍了拍那只一向守在她身边的小狗的脑袋。

  北辰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个居民区说道:“我家就在那边,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放心吧。”

  回到家疲惫地躺在了床上,反复思索着这么多年自己究竟是怎样度过的呢?上班,下班,循环反复,似乎从来就没有终点。他厌恶这快节奏却又索然无味的生活。他的家人呢,朋友呢?亦或者他本来就一无所有,又一无所失。这么多年,在这个昏暗不见光的世界里,他好像混沌地丢失了所有的记忆,宛如行尸走肉的过活着。北辰好像是他在这个城市里认识的人来人往之一,又好像是他唯一认识的人,究竟是怎样,他说不清。

  他们就坐在水泥石板上,诉说着似乎永远也讲不完的话题。

  每个人都会有着数不清的烦恼,就像这个城市的天空中永远也数不清的繁星一般,夜空愈是黑暗,这些星星便愈发耀眼。

  “苏沐,小狗丢了。”北辰拼命压抑着眼泪,声音有些哽咽。

  苏沐走到了狗肉贩子的面前:“这些狗怎样卖?”

  “便宜点成吗?哥们儿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苏沐仍是以商量的口吻问道。

  “要钱是吧。”苏沐咬着嘴唇,屏住呼吸,迅速地从地上抽出个酒瓶子砸在了屠夫油亮的秃头上。“快,北辰。”苏沐示意北辰把狗放走,随即便用尽全身力气和屠夫扭打着并把屠夫推到了地上,在一大群狗逃跑的尘土后面,苏沐拉着顾北辰的手也没命地逃跑着,直到甩开了追赶他们的那一行人。苏沐的嘴角流着血,手臂好像也被砍了一刀,但却感受不到应有的疼痛,只是很无力,北辰拖着他最后走到了十字路口,她拦下了不止一辆的出租车,可却都被以“粘了血的车厢会晦气”为由被拒载。

  简单的包扎和休养过后,苏沐苏醒了过来。

  “我没事,真的。”苏沐强忍着痛楚从嘴角扯出了一丝微笑。

  或许正因这个孩子的存在,苏沐辞职后的苦闷还真就减轻了不少。

  第一遍,没有人接听。第二遍也是,直到他也数不清多少次的时候,苏沐放下了手机,莫名的,有些难过,他想去找她,但是却连这个孩子究竟住在哪里他也不知道。

  直到第二天门铃的响动声,才把他从睡梦中拖拽了出来。

  “这是那孩子攒了很多天钱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她经常和我说起你,说你是她最崇拜的配音演员,也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

  这是他自从记事起第一次流泪,他不是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只是这一次,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到难过。送走北辰的母亲后,苏沐一个人花了很长的时刻来平复情绪,他又去了他们经常去的那个巷口,那些流浪的猫狗们依然亲昵地围在他的身边,他从背包里拿出那个包裹,留意翼翼地将上方的明信片一点一点地揭了下来。那上方隽秀的字体写着“没有人会永远不快乐哦。致我最好的朋友:苏沐大叔。落款的位置写着北辰,辰字显然已经被火烧掉了。他强忍着眼泪,继续拆开包裹,里面是个嵌着水晶的装饰锁,旁边是一把小巧精致的钥匙。他不能明白北辰为什么要送给他这样的礼物。直到他听到身后熟悉的召唤。

  “你看不到我啦,笨蛋。”

  “很抱歉,我已经不在了,苏沐,你知道吗,认识你的这些日子里我真的很开心也很荣幸,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但是这个世界并不属于你,没有人会永远见不到光明,求求你,醒过来吧,苏沐,别再逃避了,这不是属于你的世界,求求你了,醒过来吧。”

  “苏沐,你最后醒了,吓死妈妈了,妈和你爸还以为你一辈子也醒不来了。”女生抱着他痛哭流涕。之后,他从母亲的口中得知,他已经昏睡了整整三年了,而他苏醒过来的那天恰好是他的二十四岁生日,二十一岁那年,正因一次意外,脑部受了创伤,因此得了失语症,他是靠声音吃饭的,不会说话的他被电台辞退,似乎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嘲笑,之后他索性把自己关在家里,一次又一次地听着那些刻录着他以前录制的节目的光盘,日复一日的自我封闭让他日益暴躁,直到眼前出现幻觉仿佛看到以前开朗洒脱的他在他面前奔跑着,他追着昔日的影子跑到了车流涌动的马路上,最后被一辆超速行驶的汽车撞得昏迷不醒,一向沉睡到了此刻。

  他好像遗失了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就算他拼了命的去想那到底是什么时,也丝毫没有一丝头绪,鬼使神差地走进一家餐厅,到了柜台不假思索地说了句:“老板,两杯苹果汽水。”说完过后竟有种想哭的冲动。“但是,这位顾客,您一个人啊。”说完又责怪自己的多嘴,随即朝苏沐吐了吐舌头。“那,我要一杯。”苏沐有些尴尬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给收银员结账,顺带着一张残缺的明信片也掉了出来,苏沐并没有察觉,而是匆忙地离开了那里。

  当天傍晚餐厅打烊时,那里的服务员在清理卫生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缺了一角的明信片,上方的落款好像依稀写着北辰,辰字好像被火烧掉了一半。

上一篇:静虑的思虑

下一篇:520日志

更多阅读